博客首页  |  [male0lion]首页 

male0lion
博客分类  >  其它
male0lion  >  未分类
阿Q新传

68327

 毕儒

话说阿Q扛了那块“南海是我们的”牌子回家后,却发现自己的房子被拆了。他妈妈满身是泥,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坐地上哭诉着。脸上不知道被谁打了一个红红的五指山。已经开始红肿了。
一看到阿Q,阿Q的妈妈就大骂起来:“你个短寿小,你死哪块去的啊。房子都被人格拆掉了”言毕大哭起来。
阿Q 看着被拆掉的房子傻眼了。阿Q不是本地人。虽然漂来本地多年,但一直算是低端盲流。他的房子当初建的时候办不到证。是违章建筑,城管几次发拆违通知了。几次想动手拆,无奈阿Q脱光上衣,拿把菜刀要拼命,一直拖到现在。由于这些低端人群居住地又偏偏没有发生火灾,天天看他们不顺眼的高端人群也一直没有找到借口赶他们回老家。
没想到他们乘阿Q和爱国青年们上街抗议美国佬入侵南海时把他的房子拆掉了。
“妈妈的,老子上前线,老窝却让端了”阿Q心里恨得痒痒的。
一个老邻居看到阿Q手上的牌子笑了:“南海不是你的么?你可以搬南海去住”
一个年青人接过去:“去做南海观音”
众人笑将起来,一哄而散。留下阿Q在原地发呆。
还是阿胡好,他来帮阿Q把废墟下能用的物件一件件挖出来,用一辆吱吱嘎嘎的人力三轮车送到附近的一座破庙里去了。阿Q准备先在那儿安身。
好在阿Q也没有什么家当 ,收拾收拾,一辆破三轮车拉了二趟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拉的了。
这个破庙除了几尊菩萨,平时也没有人居住。附近乡亲有人想敬菩萨时才会有人来点上几注香。阿Q在庙后不显眼的地方修了个简易灶台。修在庙前,城管看到肯定会不让的。修庙里,村长又不让。说会引起火灾。
新砌的锅灶烟大,阿Q被烟熏得像个灶王爷一样。火烧火燎的。呛得直咳嗽。
一个村民看到后过来和阿Q开玩笑:“怪不得雾霾这么重,就你做饭做的”
阿Q反驳道:“你活说病话,我们的雾霾实际上是美国鬼子对我们发动的气象战,这是北大教授孔庆仇西说的”。引经据典,阿Q是得心应手。
村民问:“美国人更恨俄罗斯人,怎么不对他们发动雾霾气象战?”
阿Q反驳到:“俄罗斯算老几?穷光蛋一个。我们的经济总量超过美国了,美国佬嫉妒我们”
村民咄咄逼人:“人均经济总量呢?我们第几?社会福利我们第几?”
阿Q语塞了,于是开骂:” 你个活尝形,汉奸,卖国贼,美分党,你移民到美国去吧”
村民让阿Q三言二语骂跑了。阿Q得意地吹起小曲“我们的生活比蜜甜”。他最喜欢《甜蜜的事业》里的这首插曲了。
不过,我们的阿Q是个记仇的人。他了解到他妈妈脸上的五指山是派出所所长打的后,就再也不理那个所长了。他妈妈当时想阻止强拆。
以前看到所长他老远就会点头哈腰的。所长有时会对他微微点一下头。阿Q会高兴半天。觉得自己很有面子。连所长都对他点头了。这是看得起他。
不过,现在看到所长,阿Q会从鼻孔里哼一声,然后傲慢地走过去。不过那个所长好像并不在乎这些,他似乎从来也没有注意到阿Q的存在似的。
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也没人来把阿Q赶出庙去。除了有老百姓来庙里烧香时会影响阿Q做美梦外,阿Q突然觉得,这个庙其实挺好的。比他原先住的房子结实。不漏雨。虽然不通水电,但阿Q很满足了。这生活,至少比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美国人民强多了。

突然,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阿胡急匆匆闯了进来。
阿Q忙问什么事
阿胡说:“韩国人要安装萨德系统,这严重危害了我们国家的安全。以后你在家拉屎韩国人都能看到你的大屁股。我们准备去抗议,你参加不参加?”
“啊,这还了得?屁股都能看到?”阿Q大怒。是可忍,煮熟了也不能忍。
而且,这种爱国的大事怎么能少得了爱国人士阿Q呢?阿Q想都不需要想的。阿Q是个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人。
阿Q呼噜呼噜三口二口喝完稀饭,就骑辆电瓶车和阿胡上街了。
这街上是红旗飘飘,人山人海。爱国的热情空前高涨。大家一起声嘶力竭地喊口号:“乐天从中国滚出去”“打倒朴槿惠”“韩国泡菜是酸的”“韩国女人全是整容的”
大家看到韩国车就砸。吓得一些开韩国车的远远的就掉头逃跑了。阿Q们更高兴了。口号更响亮了。他们一起向乐天玛特超市杀去。
他们在超市门口排成人墙,防止客户进入超市,同时高唱国歌。超市门口是红旗飘飘,锣鼓震天,歌声飞扬。那分贝高的,估计连月亮上那个做假酒的吴刚都跑出来用望远镜往地球上看热闹了。
如果有人想进入超市,他们就大骂汉奸,卖国贼。直骂得人家屁滚尿流,抱头鼠窜。好不过瘾。阿Q觉得这才是体现他人生价值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腰板都硬了起来。
一直闹到天黑,阿Q才骑着电瓶车专挑小巷子回到了寄身的那座破庙。因为专家们说了,电瓶车的污染比汽车污染还要大。所以,本地禁行电瓶车了。大路他不敢走。交警抓到了不但会罚款,甚至会没收电瓶车。这辆二手电瓶车是阿Q花好了几百元买的。阿Q可喜欢了。
第二天,阿Q起床后。发现他妈妈懒洋洋地还睡着。就问道:“你今天不上班?”
阿Q他妈妈无精打采地说:“乐天玛特超市关门了,说是消防检查不过关”
阿Q这才想到,他们昨天封门的那个超市,就是他妈妈打工的那个超市。
阿Q傻眼了。妈妈打工一个月毕竟有近二千元。他们吃饭是不成问题的。现在妈妈没工作了。这下要全靠阿Q打零工了。
不过阿Q很快就理性起来。没有国,哪有家?先有国,再有家嘛。如果没有了国家,我阿Q就什么都不是了。作为一个标准的正能量,阿Q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全是他妈的美国佬背后害的”阿Q嘴里嘟哝了一句。

一天,阿Q正闲逛,远远的看到大街上一大堆人在抗议什么。不忘初心,释放爱国热情的机会又来了,这种爱国的事情阿Q总是撸起袖子加油干的。
阿Q兴奋起来,他三步二步跑回家,胡乱抽了块牌子就跑去找阿胡了。结果阿胡对抗议已经没有了兴趣。阿胡的老婆生病了,正为医药费发愁呢。
阿Q骂了一声糊涂蛋就飞快的跑去参加爱国活动了。参加这种爱国活动时,阿Q是全身上下写满了自信。这种事不但安全,而且想怎么宣泄就怎么宣泄。平时不敢讲话,不敢骂人。现在可以随便讲,随便骂。阿Q可以借此尽情地释放一下自己平时一直委屈着的情绪。同时最大限度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到了街上,加入抗议人群。牌子刚刚准备举起来,却发现被冰冷的消防水淋了一头。这可是冬天啊,阿Q冻得一激灵。
再一细看,不远处威武雄壮的武警们排成了几排,一手盾牌,一手警棍向他们压过来。
怎么回事?阿Q糊涂了。我们是爱国的啊。怎么又是消防水又是武警的?我们不是同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么?
正犹豫间,一根警棍已经砸到他的肩膀上。好疼啊。阿Q惨叫一声掉头就跑,一口气跑了三里多地,他才停下来。
气喘吁吁地停下后,他问路人:“今天是什么爱国活动啊?”
路人甲不屑道:“什么爱国活动?这是抗议政府在村东修建PX项目的”
再看看阿Q手上的牌子,人们笑了。阿Q的牌子上写着:“宁喝毒牛奶,不做卖国贼”。
路人乙笑得肚子疼:“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参加了?”
阿Q狼狈不堪。他难堪地收起牌子,用身体挡住字,无精打采地往回走。
走到半路。他的肚子咕咕叫起来。正好路边有一个卖羊肉串的,就买了二串边吃边走。
走到家,羊肉串正好吃完,这肚子却突然疼起来。那个疼啊。阿Q急忙往临时厕所跑,可还是迟了,拉了一裤子,顺着大腿往下淌。这个臭的。连庙里的菩萨都忍不住掩住了鼻子。
那一夜阿Q几乎没睡,疼得全身冒虚汗,一会儿就要跑厕所,屁股几乎要擦掉一层皮了。没办法。阿Q的妈妈找来阿胡。帮忙把阿Q送到社区医院。送去一看,有一帮人全在那儿肚子疼呢。全是因为吃那家羊肉串吃的。再细细一问,原来那家人用毒死的老鼠肉冒充羊肉卖。结果吃的人全中了招。警察已经把那个人抓走了。
“真可恨。全是他妈的美国佬害的。”阿Q咬牙切齿。

有一天,阿Q突然看到一张报纸上说,印度人侵入了我们的领土。而且不肯退。我们说软话,他们不退。我们说硬话,他们更不退。我们抗议了他不退,我们阅兵了他不退,我们朝他们扔石头了,他们居然还是不退,连石头都不怕,就赖在我们的国土上,软硬不吃。
这还了得?居然打上门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种事爱国人士阿Q肯定要有所表示的。以前阿Q经常挂嘴上说: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现在送上门来了,肯定要诛的。
阿Q的爱国热情空前高涨。热血沸腾,估计都快超过100度了。他急忙跑回家找牌子。
为什么要跑?告诉你,阿Q的电瓶车被警察叔叔没收了。他和阿胡偷偷地去河里电鱼,被人发现举报了。电瓶车是运脏的车,警察没收了。阿Q目前是交通基本靠走(电瓶车没收了),通讯基本靠吼(手机欠费停机了),取暖基本靠抖(庙里冷啊),防盗基本靠狗(破庙根本没门)。但这一切丝毫不影响阿Q的爱国热情。他坚定不移地认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而且,人家阿Q一直还有一个中国梦深藏在心底呢。
阿Q有一大堆牌子。有抗议美国佬的,菲律宾的,越南的,小日本的,韩国的,台湾的。遇到合适的场合就挑选合适的牌子。这些牌子是阿Q的宝贝。当初城管拆了他的房子,他最担心的就是他的这些牌子。这些牌子他准备当传家宝传下去 ,阿Q实现中国梦就全靠它们了。
翻半天也没有找到适合抗议印度的。这也难怪,这三哥太穷了。在阿Q眼里是经常被吓尿,吓怂的货色。平时阿Q根本没拿正眼瞧过他们。
空手抗议效果肯定是不好的。阿Q急忙请人做了块牌子:“印度人滚出去”。这内容是阿Q深思熟虑半天后才决定的。简单有力。初中以上水平就能看懂。阿Q很骄傲自己的智商。牌子花了阿Q十二元。还欠人家二元,说好了下个月给。阿Q最近一直没有找到零工可打。她妈妈又没找到新工作。手上有点紧。
上得大街,阿Q却发现街上冷冷清清的。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送快递小伙的电瓶车快得像飞机似的从阿Q身边冲过去。溜狗的大爷不慌不忙牵着一条狗在溜达。这条狗真奇怪,明明是条狗,身体却修长得像条带鱼似的。
东边卖水果的贩子在拼命叫唤:“10元4斤,10元4斤。”西边有条汉子不慌不忙在喊“清洗油烟机,25元一次”。北边卖衣服的扯着嗓子在喊“最后一天,清仓大拍卖,五百元二套,五百元二套”。
这根本不像有大规模爱国运动的样子。阿Q愤愤不平了。这些人太麻木不仁了!一点爱国的热情都没有。只忙着挣钱。没有国哪有家?印度人都杀上门了,他们居然连个反应也没有。这样下去要亡国的。阿Q感到无限愤慨。
突然,阿Q看到派出所所长迎面走过来。
阿Q不想搭理他,他没忘记所长打他妈妈的那一巴掌。国有恨,但家也有仇的。没想到这次所长却特地冲着阿Q走了过来,他走到阿Q身边威严地说:“阿Q别闹事。否则我抓你。”
阿Q打了个冷战。一股寒气从脚下升起。腰不由自主地弯了下去。他急忙扛着牌子回家了。

(作者:您的转发是对我最好的鼓励)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