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male0lion]首页 

male0lion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male0lion  >  未分类
现代化的思想文化在西方

42670

黑格尔说过:东方不是思辩的民族,而是伦理的民族。” 
 
孔子,孟子,朱熹,他们告诉我们的 只有忠君爱国。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思想的导师,告诉我们中国式的理性,思辩和民主观念。因为中国的历史上还不曾有过理性和思辩。康德,黑格尔,孟德斯鸠,卢梭......一个个响亮的名字,西方近现代文明的开端就是因为有了这些思想的导师。  
 
不讲逻辑,不讲思辩,这个传统我们古代就有。请看《论语》,《论语》中大多是结论,没有思想斗争的回合。《论语》的内容有让国人醉心的权术,还有孔子为我们制定的道德标准。  
 
中国人不讲究严密的思维形式,不在乎概念的确切内容,可以是无限大,也可以是无限 小,凡事以意志为之,没有一定规则,因此权变之术盛行。中国人经常处于精神紧张和道德 恐怖的状态,缺少自由思考的空间,不知在什么地方触礁,在什么角落踏雷。人性也向两极 发展,不是谨小慎微,就是桀骜不驯。自我贬抑和自我放纵都是人性压抑的结果。 中国人不好思辩之学,自古已然。  
 
一个完全没有思辩能力与思想活力的民族,一个只能也只想培养顺民臣工的民族,只能是给人深刻的宿命感的民族,中国的大众很象一群羊,总被狼赶着走。  
 
 
一个没有思辩力的群体是懦弱的群体!也是没有活力的群。因此,愚民政策在中国长期的专制社会,成了重要的支柱。  

中国自远古以来,与世界各大陆通过近东地区及印度洋开展的文明交流源源不断,中国的文明程度十分令人震撼,让我们了解到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特征民族之间的交流。这种交流有时候是通过战争完成的,但大部分时候是通过商业交流自然完成的。这种千百年的交流、融合,让我们自然的感觉到文明的伟大。 汉朝、唐朝、宋朝、明朝我们都是世界前茅的国家,甚至哪怕就在杭州偏安一隅,也并不妨碍我们的国际经济大国形象。而明末以来,尤其是清朝以后,我们逐渐封闭了的国门,这让我们永远的落后于国际先进行列之林。清末开始,我们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开始睁眼看世界,但是看到今天,200余年了,看看我们满目苍痍的祖国,似乎距离真正的文明还相差很远。

 汉唐的兴盛谁都羡慕,但那毕竟过去了,我们不能总是躺在四大发明上沾沾自喜。我们今天终于是落后的,而且看不到在几十年内能够全面追上的前景,总要想想该怎么办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有目共睹,但是政治体制改革确是我们的短板。这次人代会,领导明确指出:绝不照搬三权分立多党轮流执政两院制。那我们用什么?我们的一党领导,多党政治协商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如何才能切实反应真正的民生?我们的人民何时才能拥有真正的自由、民主、宪政?马克思没有解决,列宁没有解决,斯大林还倒退了。我们该如何办?我们怎么找回我们中华民族的自信?不是简单的口号就能解决的,那只能聊以自慰罢了。 
 

回首历史,让我觉得今天的我们自己真的很封闭,很自恋。似乎我们越进入现代,小农意识、自给自足的机制到越来越顺理成章了,封建社会的愚昧我们无从品评,少数民族统治的落后我们也不再争论。可是历史的车轮走到了现代,我们在进行建设的时候还要时不时的套上什么意识形态的罩子,打着民族尊严的幌子,由国家的少数特权阶层凭着他们的政治观、文化观任意决定我们大多数人民应当看什么电影,听什么音乐,甚至玩什么游戏,吃什么快餐。这绝不是我们的幸事,这是民族的悲哀。是我们缺乏民族自信心的必然结果。 

 如果有时间,翻翻郭宝昌先生的《说点您不知道的》,里面提到的中国目前变态的电影审查制度,你就会觉得中国人民是那么的可怜,他们的智商肆意的被人愚弄和摆布,毫无自由意志可谈。在《陈寅恪与傅斯年》一书中,作者指出,在中华民国时期,国家的精英们就开始反思这个问题,大家基本的意见是:这是中国皇权历史的特征,是从秦始皇以来,取消封建,确立中央集权,皇权之上的结果,只要有皇权思想渊源的存续,没有真正民权的实现,这一情况永远不会改变。 

中华民族要找回的,不是秦始皇,也不是唐明皇,而是一个民主共和国。我不认为民主理念只应该贴上西方的标签,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民族,迟早都会走到这条路上来的。只是一条普世的、共同的道路。所以我们不能说我们走的美国的路;英国的路;法国的路。这是一条共同的路!只要一个国家走了,其他国家都要走,当然有的快些,有的慢些,但是总的方向是不可避免的,否则就只有被淘汰。 
 
我评论的题目,是现代化的思想文化在西方。我所举到的西方思想家都是文艺复兴之后的思想家,我从不认为中世纪的的西方是文明的,民主的。所以,对于西方教皇和牧师所强调的基督教的教义,当然是愚昧的,落后的。文艺复兴所反对的也正是这种愚昧。但是请你注意,即使在黑暗的中世纪,布鲁诺被送上断头台的时候也是经过律师辩护和陪审团裁定的。这个程序虽然可能只是形式,但是我们自己在处决反革命和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枪毙人好像也不用经历这种程序。 
 
卢梭不是革命家,他只是思想家,他的思想引导人民前进,并消灭了封建统治,并树立了西方近百年来的自由、民主思想,这就是他的功劳。至于说科西嘉皇帝等等,在历史上我们叫做复辟,这不是思想家能够决定的,而是强权的结果。在法国,反抗皇权暴政的是普通的巴黎市民,他们正是受到卢梭等思想家们文艺复兴思想的影响。 
 
至于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倒确实是说说罢了,他以此游说各国,又有什么成果么。这种空洞的政治口号没有任何的实质意义,只是作为领导人的一种标榜,我们的老祖先喊着这样的口号,指出的政治架构还是皇权至上,而没有任何人提出三权分立”“主权在民的具体架构。 
 
中国到底应该往何处去?我们如何借鉴西方优秀的政治理论,这是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而我们从我们的老祖先那里,确实得不到现代化的答案,因为现代化的思想确实在西方。

正如清华大学历史学教授何兆武教授指出的:现代化是从16世纪在西方开始的,其标志就是科学与民主。这一点,中国要晚的多,中国要到19世纪,才开始接触到科学思想。(以上摘自《清华历史讲堂续编》)这个世界上真正提出天赋人权,主权在民思想,并深深影响世界的,还是法国的启蒙思想家们。中国正是需要这样一场启蒙运动来启发民智,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权利的重要。1919年的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并没有完成这个使命。

当然每个民族会有每个民族的特点,每个国家会有每个国家的国情,但那是第二位的!第一位的是大家的共性,我们生活在一个地球村里,永远不要回到那史无前例一句顶一万句的年代,我们要有自己独立的思想,自由的行为,只要他不违反宪法。所以,我们不能用自己的特殊性来拒绝普世性。

最后,我还是要引用《欧洲文明十五讲》的作者,社科院欧洲所研究院陈乐民先生的话:历史上,特别是现代,只能西方文明通向世界,而不是相反。因为西方文明是成体系的,在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现代东方的文明并未形成体系。西方文明或者欧洲文明的现实,是最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至于中国越来越吃香的儒学,当然应当发扬光大,但不管你怎么辩驳,文化学者谭其骧先生的一句话就明确了: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化扯不上关系因为儒学的纲常理论恰恰是现代化的反面,如果儒学有利于现代化,那我们从西汉董仲舒起就应该崛起了,而不至于酿成两千年农业生产力没有大的变化,最后沦为长期受列强压迫的国家,尤其可见,现代化还要靠从西方引进的科学和民主,自然还包括自由、平等、宪政、人权。而决不能靠中国的三纲五常。(以上摘自《南方周末》200918日地24送别陈乐民)陈先生一生从事中西文化研究,终身要解决中国何以成中国,欧洲何以成欧洲的问题,可惜他已驾鹤西去。 


 ——(转载有所改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