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male0lion]首页 

male0lion
博客分类  >  其它
male0lion  >  未分类
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批判

33458

 一 商品价值的原理

 价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先要知道非同一物质的两种商品由于不具有可比性,特别是不具有同一单位的两种商品根本没有等量互换的关系,因而在数量对换上的关系是任意而非固定的。先将商品交换还原为简单的物物交换,从简单的物物交换说起,现在假设社会上有两群人——甲商品持有群体和乙商品持有群体,如果甲商品的持有群体将其中的部分产品与乙商品持有群体进行了市场交换,那么乙群体所得的甲商品量与甲群体得到的乙商品量直接构成了等量关系,比如是5000件甲=10000件乙(商品),如果把乙商品当作是货币,那么甲商品的价值就等于2单位的乙商品,乙商品反之亦然。而商品持有者还持有余下的未用于市场交换的商品数量则不影响商品的对比关系,但是其价值则被用于市场交换的商品决定了下来(因为它们是同一商品)。由此可得到结论:社会某种商品的总价值量恒等于与之相交换的对应商品的总价值量。在这里,价值不需要由谁来创造,直接在交换过程中由需求者的赋予而实现。这是我所主张的“需求价值论”的观点。由于不同商品的数量的单位给价值的表示带来了麻烦,使商品交换迫切需要有统一的价值单位,货币应运而生后,人们用货币的量来表现价值,货币即成了价值符号。也可以说有了货币就有了“价值”。

 

二 价值的虚拟性与社会性

 
我认为商品的价值本身并不是什么实体,完全是人们观念的产物,一个物体的价值可以无中生有也可即时消灭,它是在商品交换中被决定而不是与生俱来的和一成不变的,不需要像物质或能量的实体一样遵循守恒的原理,因此对于通货膨胀或紧缩而言,我们就不能认为是货币量的发行要和物品的价值相对应,物品是没有固定的价值相对应的。通货膨胀或紧缩只是货币量与物品原有的价值量不相等,但物品现时所对应的货币量仍旧是其价值。 

价值是具有社会性的,而不是件个体的行为。举例而言,一个农民种的粮食所具有的价值,不是这一个农民就能决定或创造的,而是事先就已经为社会所承认的。再打个通俗的比方,一碗豆腐是有价值的,但同时又端上来一碗肉,于是人们就吃肉不吃豆腐了,但不代表豆腐就没有价值了,因为个体的行为对价值不产生决定的作用,但如果把人换作是社会,就是说社会上的人从此不吃豆腐了,它不可能被用于商品交易,那么豆腐的价值就没有了
 
价值是商品交换的基础,没有交换行为,来谈一种物质的价值毫无意义。但这绝不意味着以后每次还要通过交换才能产生价值,在价值被确定后,以后的同类商品无论是否用予交换它都有这个价值,除非是人们对它不再有所需求,能够用于交换的物品才会具有价值,才能成其为商品。
 
所以商品的价值只是直接在供求的交换关系中实现的,而不会是创造出来的,因为价值不是什么实在的东西而是由人们的共识产生的,不需要被创造,因而价值的实现也就是价值的产生。实现价值的基础是商品要有使用价值,要注意把商品的使用价值与价值区别开来,使用价值就是商品的有用性,即物品能满足人们某种需要的属性。但它只是实现商品价值的基础,有使用价值的物品才能用于交换,但不是有使用价值的物品都能用于交换而实现其价值,价值是依需求而存在并通过交换来实现的,不能等同于物品的使用价值,价值是商品的社会属性,使用价值是商品的自然属性。简言之,有用不等于有价值。有需求才会有价值并使商品交换得以进行。举例而言,竹简的使用价值是可以用来书写,被纸张代替后其作用并没有消失,仍旧可用来书写,但是因为人们对竹简不再有所需求,那么人们就不能以竹简的书写功能用于商品交换来实现其价值,竹简的价值就消失了(如果竹简还有其它功能而使其产生价值则另当别论)。阳光与空气等资源也是有用但无价值,因为它们不能用于交换。
 
劳动行为是在改造物品的使用价值,但商品的使用价值和劳动无必然的联系,某些物品的使用价值是天然就有的,无须靠劳动来进行改造,即可实现其价值。因而商品的价值既不是由劳动创造的,劳动也不创造了商品的使用价值。总之,劳动与创造价值之间无必然联系,价值是依人们的需求自生灭而不是创造产生的事物,它不是一个恒定的值,即是说一种商品其本身并不具有确定的价值。而商品之间的等价交换则是相对于货币而言的,撇开货币,则等价交换毫无意义,因为货币是价值符号。但价值对交换双方都具有相对性,货币其实也是商品,其自身价值也会具有不确定性,表现为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也就是“钱”的价格的涨跌,使得各种商品不可能具有恒定的(用钱表示的)价值。事实上并无严格意义上的“等价物”和“等价交换”。
 
三 价值与价格的关系
 
价值与价格就是本质一样的东西,都是指用货币量表现的商品的值。价格是因,价值是果,价值是对价格的统一,因为同一类商品的个体商品其对应的货币量在各地区或各时期内的数值表现不一样,这就需要统一。个体商品所对应的货币量为价格,与之同类商品的价格具有多样性,人们为了方便,取其价格的平衡值当作该类商品的价值并假定它是不变的,所以说价格是因、价值是果,价格决定价值。只有在某些像古董这样的商品中,由于该类商品的存在是唯一的,没有第二个与之同类的商品存在,这时它的价值与价格才会是合一的。
 
但是价值也不是恒定的,它只有相对的稳定性。价值与价格的关系,由于社会的相互联系,使某种类商品的价格之间的偏差一般不会很大,看起来就像是价格围绕着以价值为中心的直线在波动。但这个中心也可能会改变不再是完全平直的,当波动中心起变化时,就意味着商品的价值也发生了改变。
二 商品供求关系与价值增殖的解释
 
增殖总是在商品交易中产生的,因此我把商品交易中产生的差价称作交换价值,而不是沿用劳动价值论那套与价值同义语重复的交换价值的定义。交换价值可为正也可为负的差价,利润则是指正的差价。
 
人们将商品用作交易,总是希图换回比原商品更多的货币量。这就产生了供求之谜的问题,即供求平衡的时候利润怎么可能存在?
 
分析商品交易的形为,它有两种形式,一类是直接的商品转卖即贱买贵卖同一商品,再一类就是改变了商品形态的交易。从个体行为上来说,贱买贵卖确实产生了增值即利润,但如果社会上的各种商品都经历了贱买贵卖这一步,其结果却会导致通货膨胀,可见社会总财富并未增加,因为这个过程并不是等价交换。这样,当商家以该商品卖出的价值等价买回其它的商品时,表面上的供求平衡的等价物相交换其实在此前就已作了增值有了交换价值,后来的等价交换只是使交换价值得以实现的过程。

 另一种类型的商品交易存在于物质生产部门。生产部门把一件低价值或无价值的原料进行加工生产,使之转变为产品,再以高出原料的价值卖出。过程中劳动参与了商品形态从原料到产品的改造,看起来就像是人类将自己的劳动附着在资源上产生了新增的价值,这就是劳动价值论的观点。但真的是这么一回事么?
 
一件产品被制造出来形成商品,其价值的构成为两部分,一部分由原材料、工资等成本转嫁而来,说转嫁而不说是转移,是基于价值作为一种虚拟物,它不会随着物质形态的改变而发生转移,不能把价值当作可在物体间传递的能量一样,因为价值是商品的属性,商品是其价值存在的依靠,一件商品消灭其价值也跟着消失,也就不存在转移到别处,但人们会将消失了的旧商品的价值赋予到新商品上,这就是一种转嫁行为,转嫁而来的价值,是为了抵消消失了的原料和付出工人工资等的价值,这便构成了新商品的成本;
 
另一部分则为生产者为获利(赚钱)而增值的部分。还是因为价值是虚拟的,这个增值不需要有来源,即它不是被创造出来的而只是取决于人们对产品的需求,但由于它不是在同一商品上进行的增值,所以不会社会交换造成通胀,因为产品与原料已不是同一物品了,加之由于社会同期还会有别的新财富的出现可以抵消产品较原料而增加的价值,也就是说,这种形式增加的交换价值不会影响商品交易的供求平衡关系。但它的产生是以转嫁价值的存在为前提条件,因为产品要从原料转化而来,等于说交换价值依附于转嫁价值的存在而产生。而马克思却利用人们误把价值当实物在增值的来源方面大作文章。
 
商品价值的构成可以把它表示为以下公式:
第一类型:商品原价+交换价值(利润)=价值
第二类型:转嫁价值(成本)+交换价值(利润)=价值
因为第二种类型的价值增殖不影响供求的平衡关系,使社会总价值得以增长,因而这才是生产总值增长的因素
 
在商品交易中,供求关系并不总是保持着平衡,会出现商品的生产过剩或货币过剩两种情况。商品的生产过剩,一种是相对过剩,是由于货币短缺造成的商品滞销,需要增加购买力即货币来保持供求平衡;一种是绝对过剩,表明人们对该商品的需求达到饱和。反之,由于商品意味着货币的支出,对于货币过剩,需以不可转嫁支出来吸收剩余货币,即增加某些不在同一商品上增加货币支出的产业以满足人们的自愿需求。
 
三 劳动的本质及其与资源的关系
 
虽然价值的增殖不需要有个来源,但也不是任意的,因为它要代表的是社会财富的增加。有些资源直接就是财富,有些则需通过劳动将资源转化为财富,前者可称之为直接财富,后者可称之为间接财富。故财富的价值是人们从符合自己的需要的资源中得来的:人们转嫁了资源的价值并增添了交换价值于商品形成了财富,这使得资源转化为财富即意味着价值的增加。一个自然人其物质财富的取得,除了通过与别人交换取得之外,还有的是靠其直接从(他自身所拥有的)资源中获取的自然取得,而自然取得的财富其价值决定于交换中同类商品的价值。社会总价值的增长则由自然人之间通过交易行为导致,从而使人们的财富最终是源自于大自然。
 
通常人们所谓的“自食其力”,也经常是要以别人的需求的存在为前提的,离开了社会,任何一个个人很难依靠自己单独所拥有的资源或劳动技能来谋生,而且他甚至还有可能不拥有自身所需的资源,因而他必须有擅长能满足别人某种需求的本领或资源,与别人作交换以得到自己之所需,这才是自食其力的潜在含义.这就是为什么有时人们付出了劳动却不得以谋生的道理所在。一个人不是说会某种劳动技术就能够自食其力了 ,即是说人们的谋生其实靠的不是劳动本身,只有能满足人之所需,才是“自食其力”的基本条件,而最终能使人们的需要得以满足的依然有赖于社会所拥有的资源,既然所有的劳动最终也只是一种以资源为对象的消费行为,则可知整个社会实际是靠资源来养人而不是靠劳动来养人。
 
从劳动的性质上可以深刻说明财富最终是源自于大自然.
 
我将社会总劳动的构成分为物质生产和非物质生产两种。物质生产是非物质生产的基础,因为按需求层次的道理,进行非物质生产的人们首先得获得了充足的生活资料才能从事生产,另外有些非物质产品的生产还需物质生产部门提供如机器等硬件设备才能进行,因此非物质生产虽不一定直接需要资源,但是需要有物质生产的存在为条件

而物质生产按其所需要的资源是否可再生又可分两种。
 
一种是消费不可再生资源的生产,如大多数的工业品生产,看起来似乎应该是劳动创造的产品。因为大自然不会自己造出机器等一些有构造的产品来,但是如扩大范围来看,为这些有构造产品的生产而消耗掉的许多资源却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而且生产出的一些生产资料又会为以后的生产劳动所耗费掉,所以这种生产劳动总体上还是在消费;

另外是消费可再生源的生产,例如农业生产。可是生物的生长离开人类照样进行,农民只是在使用土地等资源,还有如阳光空气水这些无限资源因不构成成本可以不计入。农民的劳动只是在其使用的土地范围内对农作物的收获进行管理。

综上所述,劳动既没有创造价值,也不是绝对的生产行为,生产是相对的,消费才是绝对的。而劳动只是消费链的一部分环节,是终极消费的延伸,也是种消费行为,是对资源的消费。
 
因而所有增加的物质财富,最终都是通过资源的转化而得来的,也就是对资源的耗费,劳动就是这个转化过程,所以说劳动其实并不创造价值乃至财富,创造一词具有相对意义,创造财富只是对个体而言的,但对整个社会而言,则不存在真正的创造。统而言之,财富是本来就存在着的,如果是直接可用的资源自不待言,除此外的资源则是一种间接的、隐形的财富,劳动只是将其转化为直接可用的财富,这就是货殖原理,所以劳动不是创造财富。正如嘴不能对肠胃说食糜是它创造的,因为食糜不过是饭团的转化。劳动不是创造而是对社会资源的使用、消耗。劳动的本质就是在消费社会资源,是终级消费的延伸,消费产生了经济。而劳动价值论者没看到这点,反倒认为自己是在创造,这就会让人们不知道珍惜资源,使资源遭到浪费。社会财富不是人类凭空创造出来的,而是从资源里转化来的。GDP(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所体现的实质就是有多少的资源被利用(耗费)了,物质生产其实也还是消费的过程,是消费环节的一部分,是对资源的消费。若将劳动视作财富之父就可以推导出连同吃饭等的一切消费行为皆是在创造财富的错误结论。
 
因此需要纠正劳动价值论者崇尚劳动、迷信劳动创造一切的错误观念。劳动是人们向大自然进行索取的活动,而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征服与改造自然的活动。人类不是造物主,不能征服自然和创造出什么来,价值来自于劳动成果是否为人们所需,而非劳动本身,人们追求的是他所需的产品而不是劳动本身,不是为劳动而劳动,劳动只是手段,并且社会总劳动是以资源的耗费为存在前提的,所以应节制劳动,民以天为食才是真理。人类应与自然和谐相处,对于大自然的给予应是量资源为度,按需而劳,切不可因贪心而变得勤劳,向大自然过分掠夺。超出自身需要的勤劳,不是什么美德,它与饕餮、暴殄是同义词,是一种贪心不知足的恶习。
 
四 劳动的价值
 
劳动不创造价值,劳动只是改造物品的使用价值的手段,而物品的使用价值或价值可以不依劳动而存在,因而其本身也不是价值。但当作为一种可交换的需求对象存在时,它也可以成为商品。劳动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它是劳动力作用的发挥,劳动力是指人们的劳动能力或能输出劳动的资源,其存在的具体事物即劳动者本人,劳动力不能脱离其所有者而存在。劳动这种商品的特殊性就在于它在出卖以前不能独立存在,劳动与劳动力的关系正如机器的作用与机器的关系一样,当人们购买电这种特殊商品使用,并不需要连同发电机本身也要购回。既使没有电这种与劳动相类似的商品,我们也不能因劳动独一无二的特殊性而否定它作为商品的存在,劳动商品的特殊性并不违背商品的本质定义;此外,如果认为劳动不受工人支配从而不是商品,只有劳动力才是商品,这种观点也是错误的,就好比说因为所有的工厂都是为了换取别的价值才设立的,没有一家工厂是为生产自己需要的产品而开设,因而工厂生产的产品也要受市场的支配,那么说工厂不能支配自己的产品,因此就得出只有工厂是商品而产品不是商品的结论,这是荒谬的。
 
而如果认为在雇佣生产关系中工人是在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哪怕只是说按一定时间出卖的,也就等于说工人自己把自己卖为奴隶,这似乎就变成了奴役生产关系。但如果奴隶能成为自己的主人,那他也不成其为奴隶。所以可以肯定地说,工人是在以自己的劳动而不是劳动力为商品与资本家进行交易,工人劳动的价值就是资本家付给工人的工资。这样,在同一产品的生产关系上,就产生了两层的需求关系:先是是工人与工厂主之间的劳动商品买卖关系,而后是工厂与产品需求者之间的交易关系。前者是实现劳动的价值,它构成产品的生产成本;后者则为产品成为商品时其价值的实现而负责。但如果按照劳动价值论,工人为产品创造了价值,那他就成了产品的持有者,工人付出的劳动依理就不应计入成本,而是应当为商品价值的实现负责。马克思将老板获得的利润称作剩余价值的意思就是不应为老板(资本家)而应为工人所得的价值。这样,若当企业亏损时,工人实际就从理论上失去了讨薪的依据。盈利时所有者不得占有,亏损时工人跟着承担风险,表明劳动价值论不仅违背生活常识,且对劳资双方的利益都有损害,是一种歪曲事实的理论。
 
五 资源与社会分配
 
如果认为人们的谋生完全是靠劳动来实现,而忽视了这种劳动得以成立的前提条件应是能满足需求对象之所需,势必会导致供需矛盾的产生与存在,即职业劳动者所实现的价值未必是出于需求者自身的真正利益需要考虑,或者说是不反映需求者的真正利益,因为劳动者认为要靠劳动来创造价值养活自己,这就需要创造劳动的条件,从而有可能靠各种手段使需求者不得以而接受,掩盖住了真正的供求关系。
 
傅立叶认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相矛盾,每个人都处在同集体不断战斗的状态之中。他说:医生希望病人增多;律师希望家家打官司;建筑师梦想起大火,烧毁半个城市;玻璃匠梦想下冰雹,打碎所有的玻璃窗;裁缝和皮匠希望大家的衣服和皮鞋很快穿坏,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生意。
 
其实傅立叶所列此类矛盾现象中所体现的是社会职业劳动中职业者和其服务对象间供需利益相互冲突的一面,职业劳动者希望能创造劳动的条件越多越好,乃至劳动者唯利是图,这却与服务对象的期求相悖,而傅立叶错当成是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间的矛盾。
 
这表明在靠交换获取价值的状态下,职业劳动者与其服务对象相互间的利益并不等同,职业劳动者劳动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价值,接受服务对象者则是为了获取所需的商品服务,而职业劳动者所得之价值却不一定代表需求者的利益,把本该为社会所需服务的社会劳动变作了为自己所得而劳及自己决定生产的私人劳动,劳动者的利己与利他的关系在这里边同时并存却并不合一。职业劳动具有私人劳动与社会劳动的二重性因素,而劳动者这种利己与利他矛盾关系则是由私人劳动的性质造成的。交换使获取价值与获取劳动成果表现为同一事物,却不能使私人劳动与社会劳动的目的得到统一。
 
私人劳动造成生产决定需求,社会劳动则导致需求决定生产。因为劳动生产只是手段,其目的是为满足需求,所以一个健全的社会应是需求支配生产,反过来的社会则是非正常的、有问题的。
 
我认为要让劳动者真正持有为需求者服务的理念,这就需要将职业劳动变为一种纯粹的社会劳动,我在这里有必要将工作与劳动稍作区分。因为需求者的需求不一定总是处在连续状态,而是有间断期的,而且不同的需求其间断期的长短也不一样,在需求间断期劳动者的劳动则是多余的。人们不能没有工作但于工作中可以有条件地放弃劳动,人们在工作中都应该是有事做事、没事待命,也就不至于是为了创造劳动的条件而没事找事,劳动与间暇待备期(由需求者的需求间断期所导致劳动者处于的空闲预备待命时态)都是工作(职业)的两种存在状态,这是我对工作与劳动的区别。人们的需求各有差别,很多的需求决定了其对应服务的职业不需要一直保持着劳动的状态,但这种职业的存在则不应因劳动状态的消失而取消,这样才能使职业劳动真正符合社会劳动的性质,社会劳动需要的不是劳动成果的多少,而在于服务质量的优劣。从这个理由可知现代人为追求所谓的经济效益而造成工作竞争压力是没有必要性的。
 
但是工作期间的间暇备命状态在这里是要得社会大环境的支持,因为这时的劳动者没有劳动成果去换取价值,这又引出另一矛盾:假如人们不能总是以劳动成果来换取价值,则应以何种方式获取价值或者说财富?这需要人们改变等量的付出获取等量的回报的交换理念为直接分配的理念。劳动是付出,认为有付出必有回报,这种代价补偿的观点错在将付出艰辛的多少等同于所作贡献的大小,而且这将使得劳动者的劳动具有索取回报的目的性。
 
因为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等价交换,且既然价值的大小不代表劳动量的多少,那么价值也就不应以劳动量来赋予,也就是说劳动成果的交换不可能存在着完全对等的性质,所以有必要把职业劳动成果之间的交换行为看作是重合为一的两种相互的双向分配行为,但重合为一相互的两种分配方式而非同一事件,但是长久以来由于受“等价交换”的表象形式所掩盖,这被固定地当成了如同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的一回事,即认为目的不相同的私人劳动与社会劳动同属一事件,将二者等同起来。
 
那么我设想人们可以树立这样的理念为原则去获取财富,即天生万物,人共享之,按需分配,劳者优先。分配前是天下为公,劳动者的劳动是在为天下而劳、为全社会服务,分配后则是确立所有权的归属神圣不可侵犯。承认并保护每个具体的物主对财产的拥有支配权,财富的存在才会有意义和成其为财富,也才是对之前天下为公之劳动的肯定。
 
不过因为需求各有其独特性,所以人们不可能完全实现按需分配,但保障人的基本需求还是具有普遍性,是应该做到的,剩余的才有可能是按劳分配或者别的分配方式,我在这里不去作研究。也就是说一个合格的社会或国家,应该是具有完善的福利。只有先建全了社会的福利,才能采取其它的分配方式去获得财富,而不是鼓吹劳动,鼓吹公民自食其力、靠劳动求生存。不是说人不应该劳动,但如果一个国家有鼓吹人们去劳动的人,他要么是因为贪心,要么则是因为他本人就是社会的寄生者,或者兼而有之。
 
实际上这样一来,各行业部门间都等于是既为社会而劳作,又受社会别的行业部门养着的状态。其实既然说劳动不创造价值,则区分哪种职业养活哪种职为无意义。社会各职业间都是相互联系,互为需要的。
 
当然,将交换看作是重合为一的两种相互间的双向分配方式相互间重合为一的两种分配看作是两回事,并且应有个劳动者不参与工作就不得享有分配为动力的前提,才不致于给人们的惰性提供温床,显然这在显然的这实质上仍是一种交换行为,不过这时的交换对象不再是某个具体的个体,而是整个的社会,因此可以说是一种大交换的理念,这也是我前面所说的支持社会劳动存在的社会大环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